当前位置: 时时中彩票 > 互联网 > 正文

促进了保险市场的发展壮大

  8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表示,允许有实力有条件的互联网平台申请保险兼业代理资质,同时鼓励平台通过购买保险产品分散风险,更好保障各方权益。

  新政策的出台,对互联网平台有何影响?对此,基于消费场景的互联网创新保险平台量子保联合创始人、保险副总裁赵丽向《证券日报》记者阐述了三大利好影响:一是平台身份合法化。二是激活供给侧,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三是制定行业标准,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利好政策的出台有利于行业步入良性运转的轨道。

  近两年,不少专注于保险市场的互联网平台由于没有保险专业代理牌照,在拓展保险业务时饱受掣肘。为获得相关资质,不少互联网平台不惜重金收购保险代理公司,以求获得合法牌照。这也使得一些区域性专业代理牌照的市场价格(股权收购价)水涨船高,动辄数千万元牌照费不禁令人望而生畏,而且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随着上述政策的落地,互联网平台花数千万元求购专业保险代理牌照的时代或将终结。

  目前,为保障消费者权益,监管部门禁止无资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开展保险销售业务。由于缺少保险代理牌照,一大批专注于保险科技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多以技术支持的方式参与互联网保险的研发与销售。

  早前下发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保监发〔2015〕69号)就规定,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销售、承保、理赔、退保、投诉处理及客户服务等保险经营行为,应由保险机构管理和负责。第三方网络平台经营开展上述保险业务的,应取得保险业务经营资格。

  这使得无资质第三方平台无法开展保险中介业务。相关政策明确表示,只有保险机构才能开展互联网保险的报价、销售、承保、理赔、退保等服务。无资质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只能做保险产品的展示说明、网页链接等销售辅助服务。第三方网络平台的客户投保界面,需由保险机构所有。

  在今年发布的《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中也提到,保险机构要排查合作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及其从业人员的经营活动是否仅限于保险产品展示说明、网页链接等销售辅助服务,是否非法从事保险销售、承保、理赔、退保等保险业务环节。保险机构合作的第三方网络平台的客户投保界面是否由保险机构所有并承担合规责任,第三方平台是否存在代收保险费和转支付现象。

  基于上述监管政策,近年来不少互联网平台因违规销售保险产品而受到处罚。其中不乏保险公司因“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从事保险销售活动”受到处罚。

  从保险公司来看,今年5月份,银保监会发布的处罚函显示,永诚财险及下属分公司此前与未取得保险兼业代理证的第三方公司签订协议,委托其为永诚财险微营销平台实质开展保险销售活动,共实现保费收入27.4亿元,永诚财险共支付技术服务费用8.52亿元。2018年厦门银保监局处罚函显示,紫金财险厦门分公司此前因委托福建公众投保网络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分公司从事保险销售活动被处罚,该公司的非法代理活动也被取缔。

  此次国务院明确允许有实力有条件的互联网平台申请保险兼业代理资质。虽然如何界定“有实力有条件”还待进一步明晰,但可以肯定的是,新政策为一大批互联网保险平台开辟了一条新的展业道路,也大幅降低了互联网平台销售保险的合规风险。

  有金融科技公司智能风控部门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科技与金融割裂现象比较严重,常常出现的情况是,懂技术的不懂金融,懂金融的又不懂技术。在此背景下,为保护消费者利益防范风险,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平台通过兼业代理资质销售保险的监管依然严格,这也与目前严监管的大环境相符合。

  至于新政落地后对互联网平台的影响,量子保联合创始人、保险副总裁赵丽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至少存在三大利好。

  一是平台身份合法化。因为保险行业属于特许经营行业,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互联网平台作为相对新生事物一直未取得合法的身份。即便企业想要开展保险业务,也迈不过专业代理和经营代理的牌照限制。由于保险经营的专业性,也因此出现了一照难求的局面。而此次对于有实力经营保险业务又苦于缺少牌照的互联网平台而言,无疑是个好机会。

  二是激活供给侧,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从金融监管角度考虑,此次国务院放开兼业代理牌照就是在未供给侧减负。近年来,我国一直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此次放开对互联网平台的相关限制,就是希望将其纳入到金融管理中,降低企业经营成本,让更多更好的平台参与到互联网保险业务中来。

  三是制定行业标准,提高行业准入门槛。此次《指导意见》提出“涉及金融领域的互联网平台,其金融业务的市场准入管理和事中事后监管,按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执行”。也就是说,想要申请保险兼业代理资质的互联网平台必须要“有实力有条件”,虽然银保监会对资质还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但政策的推出有利于提高行业的准入门槛,让整个市场更加良性运转。

  实际上,在此前合规风险的重压之下,不少互联网保险平台选择申请或从市场购买专业保险代理牌照,以推动业务发展,弥补牌照短板。

  从目前保险中介牌照的门槛来看,今年6月份,银保监会下发《保险中介行政许可及备案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强调将保险代理、保险经纪、保险公估3类主体准入规定进行统一整合,对保险代理机构和保险经纪机构的注册资本金要求相同,均为实缴货币资本并按中国银保监会有关规定实施托管,全国性保险专业代理机构、保险经纪机构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5000万元,区域性保险专业代理机构、保险经纪机构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00万元。此外,保险公估机构,要求具备日常经营和风险承担所必需的营运资金,全国性机构营运资金为200万元以上,区域性机构营运资金为100万元以上。除资本金外,监管部门也对股东资质、高管任职条件等进行了明确。

  此前,由于长期处于一照难求的局面,不少互联网平台选择在股权市场求购牌照。比如,一家产权中介机构近期发布信息称:“这段时间有不少客户想收购保险代理公司,区域性或全国性都行,只要没有外债和处罚就行。”

  在此背景下,有股权中介机构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家深圳的保险中介(业务范围仅限深圳)报价为2500万元(含经纪费用),价格可商量,全国性专业保险代理牌照价格更贵。

  随着大型互联网平台可兼业代理保险政策的落地,互联网保险行业有望迎来更快的发展。银保监会保险中介监管部主任姜波公开表示:“保险中介是保险业创新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我国保险中介发展时间虽不长,但以其特有的信息优势、专业能力、不断积累的市场口碑,参与到保险交易活动的各个环节,促进了保险市场的发展壮大,优化了资源配置,提升了保险服务水平,为保险业改革创新发展作出了贡献。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大批互联网平台取得兼业代理资质,中介渠道保费占比有望进一步增加。

  今日头条APP的保险频道近期上线了一批产品,与主打产品下架前相比,有了一定变化:产品增加了一些,页面最顶端的“头条保险”也变为了“保险服务”。

  上海银保监局于2019年5月13日至14日连开13张罚单,对六家保险公估机构及机构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罚,共计罚款10.9万元。另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中国银保监会及各地银保监局开给保险中介渠道的罚单已超过一百张。分析人士称,监管剑...

  4月29日,众诚保险发布公告显示,公司拟受让广汽集团持有广爱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广爱保险经纪”)50.2%的股份,对外投资总额为5513.50万元。本次收购完成后,众诚保险将成为广爱保险经纪的控股股东。

  为督促保险公司及从业人员切实落实要求,坚决杜绝违规销售“飞单”行为,监管部门近日下发内部通知,要求各保险公司深入开展自查,并针对重点人员全面排查违规销售“飞单”问题。

  11月23日,北京保监局一天连发两份处罚函,直指两家银行在保险销售过程中欺骗投保人的问题,并对2家银行开出了合计60万元的罚款及责令改正违法行为。

  从人力资源的数据子维度来看,2017年,从业人员规模指标为140.5,较上年增长16.4,表明职工人数和营销员(含代理人)人数均有较大增长;从业人员素质指标为94.9,较上年降低0.5;人力资源效能指标为140.1,较上年增长8.6,人均保费、薪酬水...

  此次《意见稿》对跨区域销售的险种进行扩容,保险公司可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定期寿险和普通型终身寿险、除长期护理保险和报销型医疗保险外的健康险、养老年金保险、税延养老保险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经营区域扩展至未设立分公司的省、自治...

  此次《意见稿》对跨区域销售的险种进行扩容,保险公司可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定期寿险和普通型终身寿险、除长期护理保险和报销型医疗保险外的健康险、养老年金保险、税延养老保险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经营区域扩展至未设立分公司的省、自治...

相关文章